台灣水玲瓏:「以女友之名,行砲友之實」

台灣水玲瓏:「以女友之名,行砲友之實」
原文網址:http://www.attractmenyouwant.com/?p=2308
在兩性產業也打滾了一段時間了,我最常接觸、也比較了解的文化有三大:台灣、日本、美國。其實長期觀察下來,我發現其實都是東方的台灣、日本之間就有很大的差異,但是其實中的誤解來源,我想可能是因為「翻譯」跟「名詞理解不同」的關係。
 
有人說,東方人把性愛當作一件重要的事,不能隨便上床。而西方則是把承諾當成重要的事,不能隨便說愛。東方人一直說西方人太隨便,初次見面就能上床。西方人一直說東方人太隨便,上一次床就要結婚!然而其實各有各的道理,兩個人的事,雙方認同就好了,也許沒有必要互相批評。

但我想討論的事情並非哪邊比較好,而是會造成互相批評的原因出在哪裡。台灣其實算是一個很開放、融入各種文化價值觀的國家,即便打招呼、禮貌都沒有一個特定的規矩或文化形式,東方西方的文化都參雜了。如果常常看BG版或是常常接觸到台灣女生的戀愛情事困擾的話,其實會發現一件事,那就是其實台灣人只是「不敢講真話」而已。

例如我常常會發現一件事,就是台灣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只是精蟲衝腦」。而打著「女朋友」的名義,交了一個女友,進入了一段關係,但是女生根本覺得自己不被關心、不被愛。而只是每次男人想要的時候就會找她。我搞不太清楚,台灣男人是「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

在我認識的美式亦或是西式的約會文化中,即便可以做男女朋友該做的事,他們對於「承諾」這件事情是很小心的,說了「我愛你」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大事。進入了“relationship”基本上就是真的很認真,要往一個「有結果」的方向前進。而我以前常常覺得很困惑的日本「告白文化」,近年來才解惑。為什麼日本人有辦法剛認識沒幾小時甚至根本不認識就能告白交往?我一直以為,日本人只是很奇怪而已,但是對於他們來說,只要有好感就能告白,而「交往」並不是真的要往哪裡走,而是「彼此認識的一種方式」,對於性愛的態度也比台灣更開放。而結婚對日本來說與戀愛也是一件不太相干的事。
 
而台灣人吸收的這些東西,卻也不太清楚原本的緣由背景是為何。「你對我是認真的嗎」我想這是很多台灣女生會想要問台灣男人的問題,問這問題其實沒有什麼不對。但是奇怪的是,台灣女生好像只能接受一種答案,那就是「我是認真的」,只要答案是相反的,就會覺得那個男生是混蛋、玩弄自己的感情。生氣並不能改變事實,就像是氣男人愛正妹他們也不會轉向愛醜妹一樣,迄女人愛錢,女人也不會轉向喜歡過窮苦的生活。因為說實話不會被接受,那選擇說謊也是人性容易去選擇做的事情。


什麼叫「認真」?難道不認真就不能交往,以後就不可能認真嗎?什麼是「不認真」?難道認真以後就不會因為感情消褪變得不想認真嗎?至於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明明是事實不敢講」還要批評別人約會文化的現象,到底是因為台灣女生太沒有肚量,無法接受男人對自己沒有真心,只有肉體的吸引。還是台灣男人不敢直接承認自己只是精蟲衝腦,沒有那個肩膀可以說實話所造成的呢(亦或是根本對自己男人的特性一點瞭解也沒有)?


也許一個巴掌拍不響,又也許有可能是因為台灣如海綿一般處處吸收著各種文化,所以產生了矛盾,而這也許可以追溯到,台灣人對於台灣歷史定位一直以來認知不足,歷史教材跟角度一直為了政治目的而一直改來改去而產生的結果吧。


更多文章請上:AWE情感工作室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