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的北國戀人一芬娜戀歌

蔣經國的北國戀人一芬娜戀歌
作者:Sunny大小姐
 
童話故事「銘刻作用」小女孩對愛情的天真情意結,灰姑娘與王子的現實生活卻不約而同背向腳本,逕自荒腔走板演出。俄國孤女芳娜(蔣方良)與中國王子尼古拉(蔣經國)也不例外,夾在「反共抗俄」歷史縫隙與年輕婆婆萬仗光芒之下,灰姑娘變成終日不發一言的母親,穿不進皇后那襲華美的袍子。
 
蔣方良與宋美齡、曾文惠、吳淑珍等前後任第一夫人姊妹相比,無聲得像是七海官邸的沉靜雕像,一個歸鄉無路的俄國老婦。50年的異國婚姻讓她從喜歡騎單車、游泳、溜冰的熱情女工,沉默為孤獨的第一夫人。
 
來自西伯利亞山區的孤女,遇到了長官尼古拉(蔣經國),芳娜從一個貧苦工人搖身一變成為中國第一家庭中的第一夫人。從芳娜、芳娘到方良,她連名字也在公公、先生的意思下中國化,符合男人心目中好媳婦、好妻子的想像。
 
弔詭的命運往往喜歡跟人開玩笑,住在七海官邸的蔣方良身為中國最有權勢家庭的女主人,夫婿蔣經國卻在當年反共氛圍下,不樂意公開他的俄籍妻子。攀上婚姻所榮華富貴的極致,蔣方良反而在丈夫的要求下,戒除打牌、不過問公事…過著比一般人還平淡無味的生活。
 
蘇聯共產體制崩解、丈夫、孩子一一逝世,解構除魅風起雲湧,蔣方良的時間依然凝止在金黃神秘的蔣家神話中,即便死了,都還難以蓋棺論定。
 
蔣方良遠離權力核心究竟還是舊政權的懷舊表徵,陳水扁、呂秀蓮都推崇蔣方良擁有中國婦女的傳統美德,善盡賢妻慈母角色,以家庭為要,相夫教子,堪為婦女表率。這樣的讚揚在今日兩性平權共治的時代,瀰漫著悲劇意味且寒涼。芬娜的一生比歷史公案曲折,現代女人,恐怕少有人願意為了「愛情、婚姻」過著這樣失根、失語的日子…
 
我深深同情蔣方良的命運(我們一樣喜歡大笑、溜冰、游泳與單車,並且欣賞奇貌不揚的男人),她成人版灰姑娘故事令人感嘆,夾在國族謬亂的婚姻生活叫人詫舌,給我一百萬我也不願意跟她交換一天的生命。對了,芳娜.伊芭奇娃.瓦哈李娃(Faina Epatcheva Vahaleva)是她的名字。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