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十二)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十二)
<<~~~承上篇~~~>>
--------------------------------------------------------------------------------------------
「青蛙,有時侯,無知,是一種美,很多不可思議,不去追究,就不會發現事情真正的原因…了解,並不代表事情結束。」
「青蛙,老實說,你該交個女朋友了…」
「青蛙,我不想欺負你的!反正我也走了,一個人,好好的過……」
馬的!小白,仲明,小花,不要走…不要…
嘻嘻嘻…嘻嘻嘻…不要跟他們走…我們來玩捉迷藏,來玩嘛……
啊!!!諾大房間,透過光,將白色的拉簾,照的更顯透明。
早上十點十分,我在國軍醫院清醒時,身旁圍著婆婆,媽媽,師母,二樓的阿姨,
還有我沒看過的女人,留著一頭捲髮,歲月的痕跡,在她臉上清楚的表現著。
「青蛙………你終於醒啦…………」媽媽激動的抱著我,老淚縱橫「謝天謝地…謝天謝地……」
「媽…………….」我看著媽媽,我也忍不住激動。「還好,妳沒事……」
師母低下頭,滿臉愧疚,不停的說抱歉「對不起,都是我,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你們也不會這樣………」
「師母,妳在說什麼……」我抬頭看著她,這明明是教授做的果,為什麼是她來道歉。
二樓的阿姨,拿出一張上禮拜的報紙,遞到我面前,「先看一下吧………」

<本報訊>

一個多月前,一件失蹤案,埋藏著讓能難以理解的前因後果,以下,是蘋果日報
九月初,一個下著毛毛細雨的凌晨,吳姓少女與某大學教授,正從汽車旅館出來。
他們甜蜜的拉著對方的手,漫步在雨裡。吳女趁機提出自己懷孕三個月的事,告訴了大學教授。沒想到,教授一口否決,並告訴吳女,
老婆已經發覺他們的事,並且要求分手。吳女不想扯破臉,但又不願失去愛情,面對心愛男人的狠心,只有默默的吞忍。

當事情似乎平息之時,跟吳女同一棟公寓的楊姓男子,在吳女與教授分手的
那天,在門口遇見吳女,淋著雨不肯進門。
楊姓男子的婚姻正處於不穩狀態,太太與小孩,常常跑回娘家。又見貌美年輕的吳女,一時起了歹念,邀吳女到家喝酒解悶。
楊姓男子酒後亂性,藉機強暴了吳女,最後竟失手打死吳女。
一時心急,他將吳女暫放在家中浴室,浸泡馬伏林。使得吳女屍體並沒起物理作用,而產生腐化。
然後,兩禮拜後,卻在吳女家中,發現一位江姓大學生屍體,被人關在吳裡房間的櫃子中,一下子,驚動警察。
楊姓男子在警察走後,心生緊張,竟又把吳女剁成屍塊,丟進吳女家中流理台下的櫃子,再用水泥灌滿整個櫃子。
然而,這件事,卻被後來跟江姓少年同住的室友發現,案子才漸漸水落石出。
這件重大刑案,關係著五條人命,還包括跟吳女在一起的教授,以及楊姓男子,
和另一位在汽車旅館發現的陳姓少年初步判斷,應都是為楊姓男子所為,但本案仍有很多疑點,
譬如為何楊姓男子行兇後,還要分別在江姓與陳姓少年胸口,刻上自己的英文名字(A.J)? 
本案不排除有共犯,或者嫁禍給楊姓男子的可疑嫌犯。只是楊姓男子也已死亡,恐怕在查證上更困難。
此案件詳細作案手法與日期,在楊姓男子的日記中發現,為此,大學教授與吳姓少女的戀情,才被發現。
難道,這就是人性嗎?
「我是在暑假時,發現我先生,跟那個女生在一起的…………」師母無神的說著
「起初我很好心的勸著那個女生,但是後來我後悔了…那個女孩子,比我年輕,
嘴比我甜…我告訴她,只要她肯離開我先生,那我就什麼都不計較…甚至幫她出學費……」
「可是我沒想到,她告訴我,她懷孕了…………她用孩子,來威脅我先生的生活…我不要,
這是我的婚姻…本來就不該有人來介入……我先生後來知道她懷孕了,急著想要她拿掉…
是她自己,自己作賤……我要帶她去墮胎,她也不要……後來…我一急,
要我先生,馬上跟她斷了關係…我沒有想到,她那天會遇害,我們更沒想到,你們就住那……」
來的及嗎?來不及了…一切都失去後…說什麼對不起,或者,早知道。都是拿來唬人的話…我在床上,該怨誰,到底該怪誰…
一個女孩子的怨恨…真的可以如此深嗎…
「是我先生,殺了你室友的…」那位捲髮的女人,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就是五樓的住戶。
「雖然,現在也死無對證了,但是,一切證據,都指向我先生…也許,剛好你室友,發現我先生的事
所以,才會被殺的……」
又一個難解的疑問題,其實最清楚的,只有我們這一群人…根本沒有誰殺誰…
只有琇庭的不甘心,與怨恨,所以,才造就了小花與仲明的慘死吧…
也許,住在四樓的琇庭,內心,是相當孤寂的吧!
那天晚上,如果教授不要狼心的否決掉她,那麼,也許就不會有這麼一連串的事發生了。
琇庭的內心,也許,只是想找個真正對她好的人,所以,才會接近我們這一群大男生。只是她可能也萬萬沒想到,
小花與仲明,都會背著她,另外跟別的女生一起。
那麼,仲明呢?他那天,為什麼獨自到賓館,又死在賓館呢?是網友嗎?還是根本,那也是琇庭的陷阱。
這一切,在往後的日子,將會隨著時間而被人遺忘。真正的前因後果,也不過是琇庭想等個人,只可惜,人心,還是再度讓她失望了。
當然我不是楊先生,更不會是琇庭,我也不清楚,他們在想什麼。只是此刻,
對於琇庭的遭遇所產生的憐憫,遠大過於對她的畏懼。
「要不要去看阿達?」媽媽突然開口。
「阿達???」我驚喜「他在那…………」
「青蛙…能活下來就不錯了…千萬不要自責……」媽媽帶著我,走進一間獨立病房…
阿達坐在床上…抖著雙脣…對著護士大吼…「把櫃子拿開…拿開……」
護士抖著手,吃力的搬走櫃子。
下一秒,阿達又開始抱著枕頭,自言自語的說著「不要…要帶我去流理台那…不要……不要…
不要!我不要玩捉迷藏。不要…
出院的前一天,我又跑到阿達的病房,想找他說說話。
「請問,前兩天,在這的那位病人呢??」我問著一旁正在整理床單的護士。
「中午剛被人接走囉……」
「這樣啊…………」
阿達,也會過的很好吧…
前一夜裡,我又驚醒,不見媽媽在身旁,我起身的爬起,一陣寒冷,是窗戶的風嗎?
看著時間,四點了,媽媽呢……媽…
我起身,想找媽媽,發覺隔壁床的病人,也不見了…怎麼搞的,醫院好安靜…
我悄悄下床,恨不得馬上離開這間病房…終於我看到一位護士,推著整車的醫療用品……進來我的房間…
「護士小姐,請問一下,我隔壁床的病人…去那了…」我緊張的問著「我媽呢……」
護士背對著我,說著「隔壁床的去做檢查了……等會就回來了…」
「至於你媽媽,我也不曉得……」
「是哦…」我安下心,好險,好險還有人陪我……
「怎麼了?」護士問著。
「沒啦…一個人在病房,怪恐怖的……哈哈…」
「是哦…可是這樣比較方便啊……嘻嘻…」
「什麼意思…」我往床沿靠著,竟開始冒冷汗。
「這樣…」護士轉過身,一張糊爛的臉,咧著大嘴說著
這樣…方便我們兩個人獨處啊…
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躲的過嗎?…
不要敲了,不要敲了…求求你別敲了…
碰碰碰!!!!碰碰碰!!!
「喂~~青蛙,你去開一下門啦……好吵哦……天都還沒亮耶……」
我用枕頭顫抖著壓著頭,死也不想起來開門。
「死青蛙,你是在怕什麼的啦!」說話的人,踹了我一腳 ,然後就起身開門。
「不要!不要開門………」
「靠!青蛙!你今天特別愚蠢耶!是不是又做惡夢了你…」
做夢?做夢,我又在做夢嗎?
我抬頭努力睜開眼,隱隱約約中,我看到…「小白????」我驚喜的跳起…「你活著??」
「馬的!青鞋,你為什麼要嗣咒我……」小白喘了我一腳,轉身打開房門。
「你們兩個別睡了,不是跟你說,我女朋友要來嗎?快啦~幫我整理一下房間…」這個人…黃頭髮,耳朵上打了成堆洞的人…,
天啊,小花。我衝上前,緊緊的抱著他們兩人。
「喂~青鞋!你很噁心耶~~」小白用力的推開我,很粗魯的。
唔!好痛……
「不要這樣推他啦……」小花走進,拉起我「你明知道他身體不太好……」
我看著小花,莫名感動。「你什麼時侯對我這麼好的……」小花一臉錯愕,看著我說「你是不是又做惡夢了?還是說,你現在是在夢遊…」小花笑開對著我關心的問著。
我不覺得打著冷顫?做夢,難道我那些死去的室友,或者四樓的女生,甚至,教授,甚至五樓的楊先生,都是夢境嗎?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