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十一)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十一)
<<~~~承上篇~~~>>
--------------------------------------------------------------------------------------------
「這下又是誰的? 江穎的屍體也被發現在這,那這次的,該不會又是那個路人甲吧…」
「絕對是屋子的主人的,」阿達說著,十分有把握。
胖警察挑高眉,看著阿達,「反正,一切等法醫驗完屍再說吧!」
我們三人笑著,就連房東也笑著,這一切,終於到了終點的一刻了。
「把仲明叫回來吧!等會一起去收個驚,再吃你媽煮的豬腳麵線 !哈哈哈!!」阿達用力的笑著,彷彿,這樣就能將煩惱全趕走。
一位看起來像是菜鳥的警員,跑到胖子警察旁,不知說了什麼。然後,胖子警察臉色
大變「操!最近的命案怎麼這麼多……」
「你們先到警局,做一下筆錄。我有事,晚點有什麼消息,我會通知你們……」
我們當然是笑著答應,現在要我做牛做馬,或者拔草給他吃,,我都願意了。
「等會來喝酒吧…等仲明回來……!」小白提議,我想他大概也不用再操心Linda了

***********************************************************************************************************
這場酒會,媽媽也參加了,雖然,她好像不太懂為什麼我們要慶祝。
但是獨獨少了仲明。「再call 他一次啦……」小白催著我。
「你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我掛上電話,又是語音信箱。
「你們打電話給誰啊?」媽媽揉著眼,怎麼搞的,看起來好累的樣子。
「仲明啊!就是……你記得嗎…最高的那個…有帶眼鏡…」我盡力的描述著。
「啊!」媽媽突然大叫「說到這個,你這隻死青蛙,有事都不會告訴媽媽的…」媽媽笑著,笑的很累。
「媽,妳在說什麼,我沒什麼事瞞著妳吧!」除了那些可能讓媽媽心臟病的怪事。
「昨晚仲明回來時,換帶的那個女孩子,明明就是我上次看到的那個啊…這種事幹嘛瞞著媽媽!說什麼那是你的室友…唉……」
媽媽笑著,絲毫沒感覺到我們的表情變化
「阿姨!你剛說什麼……」小白瞪大眼。
「就是……」媽媽皺著眉「昨晚四五點,那個仲明回來時,我剛好人不舒服,起床喝個水,就看到他帶了一個女孩子,
唉喲?一看,不就是上次那個……」
「快點,再打一次電話給仲明…也許………」小白發著抖說著「也許,來的及……」
我又撥了一次,發覺還是語音信箱,正想掛斷,阿達搶了過去,喝了一口酒,壯膽。
我聽到電話響了一聲,然後,又轉接語音,那麼,就代表是被切掉囉?
阿達拿著我的電話,「乾脆留言給他好了…………」
我們看著阿達,邊喝著酒,邊聽那段沉長的電話錄音,突然,他一臉錯愕,手中的啤酒到地上,
然後驚慌的丟下手機,衝出門「幹!怎麼會這樣?」
我們傻住看著他衝往四樓,小白拿起電話,我靠近聽著,那個我們再熟悉不過的聲
「仲明…來玩,來玩捉迷藏,快點呀…仲明,躲在那不安全…來玩,不要躲在那呀…你再躲在那,我要去找你了哦…嘻…嘻…」

電視機,不知何時被打開,播報著這樣的一則新聞快報。
<今天下午五時,在某間汽車旅館內,發現一具屍體。根據可靠來源指出,發現的人是旅館內的服務生,
由於已到了退房時間,遲遲不見客人來櫃台。於是才進房間查看。
死者是今年21歲的陳姓大學生,身上沒有多餘外傷,但令人不解的是,死者是一人到旅館登記住宿,
而其中也沒有訪客,死亡時間,並沒超過一天,目前警方正深入調查,
這起案件,有可能與之前一位大學生的命案有關,兩人為熟識,而陳姓大學生的胸口上,也有著刻字「J」。
警方盼望相關當事人,或者目擊證人,能提供線索,以利早點破案。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我們又衝上樓,抓著上次房東給的鑰匙,一股腦的衝進去。我跟小白,也跟著進去。
那一刻,我真的不曉得,那來的勇氣。
這層樓,已經因為沒繳錢,而被斷水斷電了,我們抓著手電筒,不停的找著仲明…一定在某處,
只要找到他,我們就可以得救了,可是,我們真的逃的出去嗎?
「仲明!陳仲明!你在那……」平常我們就覺得很大的房間,現在因為寧靜,跟少了一些雜物的原因,顯的更加寬闊。
我們四人緊抓著手,媽媽還是不懂,我們在忙什麼。
找不到仲明,我們四人,又急著想出門,一轉身,樓梯傳來沉甸甸的腳步聲……
躲起來,四人不知那來的想法,全都分散到四處躲著。
小白衝向一旁的合室,跌跌撞撞的走進。
我聽到他不停唸著,該找那一個櫥子躲進去,才會比較安全。那個合室,在我們上次來時,阿達硬是拉我進去。
合室下面,有著置物櫃,就是那種扁扁的,勉強躲下一個人,剛剛好的那種。
我拉著媽媽,跑到娃娃房,要她躲好,千萬不要出聲。
腳步聲又沉甸甸的走上來,還帶著濕濕的水氣,我摀著嘴,作噁的聲音可能會被發現…
「快點…」阿達壓低聲,「躲進去……」阿達拉著我,一起躲進去……
腳步聲終於到達門口,我壓抑著呼吸,深怕大口吐氣,就會被發現……
腳步聲愈來愈接近了,可是,卻不是我預期中的聲音「其怪,怎麼不見了…到那了…我明明放在這的……」
熟悉感又浮現,我不停的想著,這是誰的聲音,頭痛的幾乎讓我想逃出這裡…
一個好緩慢的腳步,就像慢慢用手貼著地版的聲音,突然出現……
「嘻嘻……嘻嘻…你在找什麼……找這條領帶嗎……?」
那個不停在我夢裡出現的女孩子,或者說是那位紅衣的女孩子…或者…她的聲音,由原本的稚氣的音調,變成淒涼的聲音…
「寶貝………」我終於想起,這個聲音,與夢中,還有教授的聲音「我不是故意的…放過我,求求你…寶貝……」終於重疊。
「那…好呀那…只要…你肯陪我在水泥裡待一個月…我就考慮看看…」
「寶貝…不是我,不是我殺了妳的…」教授又要苦苦挨求著…
「我不曉得是誰…可是,我不能讓我老婆知道…對不起,我也不想分手的…」
「嘻嘻嘻…你們都這樣…嘻嘻…那兩個樓下的男孩子…也一樣…」女孩的聲音又轉高著「大家都騙我…瞞著我……」
我半閉著眼,偷偷看著外面…女孩的身影,損落的水泥塊,在她身上,不規則的黏著,還有被剝落的水泥,?著掉落的血塊…
「寶貝,不然我唱歌給你聽…妳最喜歡的歌…」男人像在乞討似的「你濃我濃……」
男人啜泣著,不清楚的唱著「我泥中有妳,妳泥中有我……」
「好痛啊……爹地…你知道嗎…」女孩說著…「被埋在水泥裡…那個男人…還把我的身體塞著……」
「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教授不停的唱著歌,我打著冷顫,期盼她不要發現我們「妳去找他啊…不要來找我……」
「嘻嘻…有呀…他已經在浴室等你了…走吧…爹地,我們走……」
「寶貝……不要……」教授仍然不停的唱著歌。
女生突然停住,說著「嘻嘻…我都沒發現……你答應啦…嘻嘻……」女孩的笑聲不停環繞著。
「答應什麼…?…」男人的聲音,愈來愈微弱。
「嘻嘻…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呀…嘻嘻嘻…」
外頭不知那來的鞭炮聲,蓋過更加寧靜的此刻…等到鞭炮聲停止…外頭更加寧靜…
走了嗎?我猶豫著,很想逃出去…
沙沙…「咦…還有人…耶…有人…在合室………」
我冒著汗,祈禱著她不要找到小白。合室的門被拉開,我聽到小白想從地板的置物櫃爬出…
但是下一秒,我卻只能顫抖的聽著小白的尖叫聲。
「沒有人,告訴你……合室………很不適合玩捉迷藏嗎…?」
沙…沙…沙…「咦…好像還有人…呵呵……要躲好哦…我知道你們一個在娃娃室………剩下的…在那呢……」
媽…早知道,怎樣也把媽媽拉來一起躲……我忍著淚水…緊貼著衣櫃…不要,不要傷害我們…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樓下的警笛聲,不知何時出現…得救了……得救了…
我貼著牆壁,十分不解,為什麼會這麼熱…
「阿達?」阿達?人呢…
我轉身想找阿達,這麼大的人憑空消失了…
這間房間,為何會這麼熱…躲在櫃子不到十分鐘…我就滿頭大汗…尤其是背部…
不對,這不是汗水…而是一種黏黏的液體…我轉頭…
就像夢…那女孩緊貼著我的臉頰…我感到莫名的重力,緊緊黏在我身上…
一陣惡臭,又漫開在櫥子裡…「來嘛…剩你…就剩你了……」女孩還是不動的趴在我身上
「不要躲這…流理台下……嘻嘻…」她抓著我的勃子…「我一個人在流理台那…好寂寞…嘻嘻…你覺得這裡安全嗎…
於是夢境終於實現…就是那個聲音,低沉的嗓子…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說著…
你-以-為- 躲-在-這-很-安-全-嗎?
「你們真幸運……」
「對啊!你們真幸運……」
是誰?是誰在說話……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