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十)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十)
<<~~~承上篇~~~>>
--------------------------------------------------------------------------------------------
我顫抖著雙手,窗外的雨聲與風聲,就好像死神來臨的前奏。
「放心啦!」阿達笑著「明天一早,我們就去警局一趟,告訴他們這些事,只要努力找,我相信…我們可以的……」

「最好是啦…我的心臟不強,再來幾次,我受不了…」再來幾次惡夢,我真的受不了
阿達又繼續寫著他的東西,我不停的翻身,深夜裡,媽媽和緩的呼吸聲,多了一份安心…
我們,可以撐過的吧。
「明天,我想搬出這裡了…既然找到方法了.......」阿達突然停止說話,用沙啞的聲音說著「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啊?」
「有嗎?」我下意識的拉緊被子,整個人貼在媽媽身上「不要嚇我啊…阿達…
「啃!我嚇你幹嘛!」阿達乾脆也靠過來「你聽啦!好像是樓上耶…………」他看了看天花皮
「有人,好像有人在樓上……找什麼……」
「...........................」我用力蓋著被子「我不想聽…」
「青蛙!你是想改名叫SULA啊!快啦!好像在找什麼,跑來跑去的……」阿達臉色也泛著因緊張的慘白「難道是小偷嗎??」
「那那個小偷也太敢了吧…」現在就算有錢放在門口,我死也不踏進。
「可是那裡圍住了,怎麼會有小偷啊!有小偷看到黃色的警戒線,還會跑進去偷嗎?一看就知道房子有問題了啊……」
「這..............」我又從被子鑽出來「是沒錯啦不過,你繼續聽,我當我的SULA………」
「!靠!青蛙!到時出事你就別叫我救你……!」阿達壓低聲吼著。
「好啦好啦!是小偷啦!搞不好他對屍體有興趣………」我唸著,恨不得摀住阿達的嘴,停止這個話題。
樓上的聲響,我不是沒注意過,只是,我一直不想去理會。就當是有警察不怕死,回到命案現場吧。
「等等,你說到重點了,誰會對一個屍體有興趣?誰會沒事到那裡,好吧!就算那個小偷,真的想偷東西,
那你說,他想偷什麼…?真的是小偷嗎?還是說,根本沒有小偷,有的,可能是……」
「這........................我不得不佩服你的鬼扯能力,但這不是在演戲…那有這種事……」
難道真的這麼巧「好吧!也許有可能是兇手,ok我們假設,四樓那個女生死了……
可是……要我 現在上樓去抓兇手,不如我從三樓跳下去好了……」
「我又沒說……算了,不然等陳仲明那傢伙回來,我們再去問一次上次那位老人吧…
你不覺得,他給我們的符,好像真的有點效,不然,小白現在,可能不是躺在病房了……」
「明天一早,就把仲明call回來,開始打包行李吧……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瘋掉……」
我轉頭看著媽媽,點點頭…真是難為她大老遠來照顧我們了…


還沒八點,我才剛起床,就聽到門鈴響個不停。
「婆婆……」打開門,我又愣住,因為我仍然穿著四角褲。「這麼早?」
「來幫你們收東西啊…………」房東踏進門,環視了一下四周「這棟房子,我也可能不會再租人了吧…
發生這命案,琇庭又失蹤,誰敢再來租…唉…房租我再退給你們………真的很不好意思……」
「婆婆,你別這麼說…我們…我們…」我看著婆婆,一時也說不出什麼
「對了,婆婆,那個琇庭…她…她,交友情形,蠻複雜的,對吧!」
「複不複雜我是不曉得,不過…她是當初因為一個人出來住,我怕她危險,想說這一帶治安不錯,
她又還唸高中,才破例租給她,加上她有一個叔叔在照顧她…」
「叔叔?」
「對啊…所以,我才想說,便宜的租給她,她的房租,是整棟公寓,最便宜的,只要一千六…」
聽到一千六,我的下巴都快掉了; 但現在就算倒貼我一千六,我也不會想去住
「咦!婆婆!妳來啦!」阿達從房間走出來,也穿著件四角褲。
「對啊!來幫你們收東西……」她笑著說,從袋子裡提出一包東西「來…煮了一鍋蓮子湯…大家快喝吧……」
「我媽還沒起來嗎?」問著阿達,我走進房間。
看見媽媽躺在床上,縮著身子。「 媽?媽…起來了!」
「青蛙啊…」媽媽勉強的睜開眼「再讓我睡一會………昨晚沒什麼睡…」
我心虛著,想著或許昨晚跟阿達聊天,吵到媽媽睡覺了。
我又回頭繼續收拾東西,門鈴又響起,開了門,小白的臉倦意…

「小白,你怎麼回來了?」我錯愕的看著他.
「還說勒!青蛙,你腦袋裡裝什麼!昨天叫你幫我拿換洗衣服,你記得嗎?」小白一屁股坐下,用力勒 著我的勃子。
「對!對厚!歹勢啦……」
阿達看到小白回來,突然眼睛一亮,然後,他問著房東「婆婆,你有,四樓的鑰匙對吧?」
「喂!阿達,你想幹嘛…」我手中的蓮子湯,差點應聲倒地。
「加上婆婆,四個人!現在又是大白天……」阿達篤定的說著「婆婆,你鑰是有帶在身上嗎?」
「有是有…但是那裡現在不是不能去嗎?」
我看著阿達,猶豫著他的決定,這個決定,會不會,影響我們未來的命運呢…
四樓的格式,大概跟我們差不多。只不過,顏色有點不太一樣,不是粉紅,就是紅色。完完全全的女孩子房間。
四樓也一樣有五個房間,在廚房右邊那間,打開了,有一堆洋娃娃,全是捲髮的,不同的是,全被人刻意上了?,紅色的,頭髮與眼影。
我很想說那個女孩的壞話,可是我不敢。
「喂!我們不要待在這個房間啦………」我拉著小白的衣領,想把他們兩人拖出去。
四樓的格式雖然跟我們一樣,可是,卻暗的有點陰森,特別是,美術燈,還被人刻意做成紅色。
在客廳還有一點陽光,但在小房間裡,看起來真會讓我尿褲子。
「等一下啦!我都還沒看清楚……」阿達伸出手,想開燈「搞什麼,她也過原始人生活嗎?」
小白抿著脣,緊皺眉看著洋娃娃「這些買起來要不少錢耶!一個高中生這麼有錢?」
我無法理會他們所談論的話題,但是這麼做,還是沒辦法不讓眼神對注那些洋娃娃,
她們莫名的注目禮,還是不斷侵襲著我。「我出去了……」
這層樓,雖然散發著女孩子淡淡的香味,卻有種很沉的灰塵味,令人窒息的程度,我想並不亞於我們這群臭男生的汗味。
我跟婆婆走到另一個房間,我想應該是主臥室吧…
「我就是在這房間,發現江穎的……」婆婆沙啞的說著「那一天,我不曉得為什麼,
就想來看一下房客…說真的,主要的原因是,我很久沒看到琇庭了,這孩子雖然不多話可是很貼心,常常沒事就來找我……」
「這樣啊…………」很貼心,怎樣的貼心?
主臥室裡全貼滿著Hello Kitty的海報,妙的是,那些海報裡的Kitty是紅色的……她去那找這麼多的海報的?
「她不是有男朋友嗎?」我不停的找,找著可能有照片類的東西「怎麼連個照片都沒有?」
通常女孩子,放個跟男朋友的照片,是很正常的。
「會不會,是上次警察來,全都搜走了?」
那麼,昨天,如果兇手真的上來拿什麼……那麼…他想拿什麼………
我們走出房間,轉個角,就是廚房了,當然,格式也跟我們家一樣。
雖然現在是大白天,不過,我已經得了廚房恐懼症,擋在門口,死也不願進去。

「靠!青蛙,快點進去啦………」
「喂!阿達!」我整個人跌進廚房,摔在地上,痛的爬不起來
「等事情過了,我一定阿死你………」我揉著手肘,想撐著手起來,「碰!!」地上卻不知那來的水,我又跌下,
「馬的…這什麼廚房,漏什麼水…」用手貼著牆壁,我爬起來,卻發現牆壁上原本該是沒有任何痕跡的水印,變的有點混著土色的手印…
「青蛙,過去一點…」阿達推開我,我聞著手上的味道,難以形容的噁心味,又撲來
「這什麼啊……」小白說著「這女的幹嘛把排水管灌滿水泥………」
「青蛙!快點,找找看有沒有比較重的東西,我要打碎這水泥……」阿達打開流理台下的櫃子,呈現的不是水管,而是灌滿水泥。
本來我覺得我的手已經夠臭了,打開櫃子,婆婆連忙退到後面…
「拿去,滅火器可以吧???」
「讓開點………」阿達也站的遠遠的…
下一秒,水泥隨著滅火器的重擊,掉落一些碎片,看似像血又濃凋的液體留了下來,那股噁心的味道,瞬間變的更加明顯…
「快點!誰打電話叫警察啊………」阿達腿軟的坐在地上,水泥已開始龜裂,就像意謂著真相就呼之欲出……
-------------------------------------------------------------------------------------
-------------------------------------------------------------------------------------

「你們幹嘛沒事回到這?」那位胖子警察雖然很高興稍微有一點線索,不過臉上的表情還是很賽的,
我是這麼想的,因為從側面看他,實在沒辦法透過那一層贅肉,看清楚他在笑抑或生氣。
「這........................我們來觀光啦........」小白笑著,真夠幽默。
警察看了他一眼「等回還要麻煩你們回警局做一下記錄……」他手上不停抄寫著東西,碎碎唸著
「奇怪!上次來怎麼沒注意到廚房有這個…」
他朝一旁放在地上用白布蓋著,剛流理台下的水泥找出來的而準備送去化驗的屍塊,自言自語著,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