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八)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八)
<<~~~承上篇~~~>>
--------------------------------------------------------------------------------------------
我人攤在沙發上,真有股現在馬上搬走,死也不要待在這房間的衝動。
門口又有人走過的聲音,腳步好慢,緩緩的,很輕的。怎麼了? 上次不也是這樣嗎?
我起身,用了這輩子最大的膽,打開大門,可是我還是不敢睜開眼,終於我睜開眼,腳步聲也跟著停止。
「幹!」害怕時撞膽的語助詞,此時用起來真是強而有力。我倒抽著一口氣,用力的鎖著門,
「不要來……求求妳不要來……」
腳步聲又來了,這次聽起來像兩個人,伴著談話聲。我摀著耳朵,根本不敢想像下一門被打開,
「你在幹嘛?」進來的人是小白,我鬆了一口氣,整個人倒在他身上
「該死的!我差點沒被你給嚇死……」我倒在沙發上,媽媽從廚房出來, 看到小白高興的說「來,來吃豬腳麵線……」


我這時才注意到,為什麼我會聽到兩個人的腳步聲,是因為上次那個胖警察也來了。
「呃...................」我疑惑「我們還要再作筆錄嗎?」
「不是啦!」他拿出一壘資料「這是江穎的解剖報告…」
「這我們之前就看過了…」我別過臉,噁心感讓我想吐出豬腳麵線。
「沒有,還有一點,我一直沒告訴你們,」他抽出一張照片「江穎的胸口,被人刻意用東西刻了一個A…」
「用東西刻?」我問著。
「對…如果猜的沒錯,應該是用指甲刻的……」
我又顫抖了一下,指甲,指甲…「那,那代表什麼…」
「可能,可能是兇手留下來的訊息…」他說著。
「會有人沒事殺了人,還告訴別人,我的名字嗎?」小白不耐煩的問著「幹嘛故佈疑陣…」
「這就不曉得了,這個A有可能是英文字的開頭,或者其它商標,搜尋的範圍很大…要問問看,你們身邊有沒有人跟這有關…」
我低著頭,小花除了A片,A罩杯女友外,根本沒有跟A 有關係的人物…
「等你們有線索,再告訴我吧…」他又抽出一張紙「對了,這是這一兩個月失蹤人口的照片,麻煩你們張貼在樓下的公佈爛一下吧…」
小白收下照片,看了看,「哦,我待會就去貼……」
「那我先回警局了,門窗關好吧!」他搖搖頭,喃喃自語的「最近這一帶事情還真多……」
等警察走後,小白馬上湊到我身邊「喂!你剛是怎樣,整個人跌在我身上…」
我看著小白,慢慢的說出剛才的事。
小白瞪大眼,「靠,真的嗎? 是幾點時?」
「剛剛吧…問這幹嘛…?」
「笨!你記不記得有一次,我們在等小花,把大門打開,那時不是也有腳步聲,然後我們開門,卻見不到人,記得嗎?」
回憶突然一下又衝到腦門,我彷彿看到了一些線索「對,我想起來了……」
「如果假設每到這個時間,就會有腳步聲,那麼…」小白又抓著頭,「也許,就代表什麼了…只是,好像還少那麼一點什麼…」
「嗯…可能吧……」
十點多時,大夥都回來了,我克意叫媽媽先去睡,怕就怕她不小心說溜嘴,讓大家知道她半夜又看到,搞的仲明更恐慌。
「嘿嘿,我告訴你們,明天我要去見網友哦……」仲明吃著麵線,滿嘴油膩。
「見網友,靠!你還真有閒情意致…」阿達笑著,懶懶的躺在床上。
「對了,四樓的房子,現在不就不能進去了?那那個住四樓的如果要回來的話,怎麼辦?」我問著。
「青蛙啊青蛙!我們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你關心到四樓去…!」阿達嘆氣。
「我想就算她回來了,也不敢住吧,更何況,你不是說,你有一天,聽到四樓有人在玩的聲音嗎?」
小白解釋著「怎麼大家都這麼愛笑…」
「走吧,該睡了!」仲明催促著大家,一直待不住客廳。
我轉頭看了看廚房,為了出事,我們總把廚房的燈打開,今晚的燈,不停的閃爍,好像,在宣告著什麼……
我又在做夢,是的,只是,這次的地點,是我的房間。
"你要去那?"小白站起身,抓著外套,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linda在哭,她不知道在怕什麼,我要去找她一趟……"
我看著小白走出房門,不知何時,後頭跟了一個小小的影子,很眼熟的影子…想起來啊!快想 起來…
"我走了……"小白關上房門,走出去,跟小花上次的情形一樣…
我衝上前,不行,這次一定要攔住他…我打開房門,一個好小的影子,低著頭…
身子不停的晃著,擋著我的路,「走開……」我吼著。
嘻嘻!嘻嘻! 你跟不上我們的 嘻嘻……
啊!我又冒著冷汗,醒來時,小白躺在我旁邊,睡的很安穩。
上帝啊!又是夢嗎?還是說,這一切,只是我青蛙痴人作夢呢…
-------------------------------------------------------------------------------------
-------------------------------------------------------------------------------------

「昨天晚上你做了什麼夢?跟小白的春夢嗎?」上課的途中,仲明又開始胡言亂語。
「你幾點要見網友啊?」
「晚上六點,在大統附近一間coffee shop…要不要去啊…」
「那你下午不就沒事了…」
「不不,我下午要跟學妹去看電影,看完剛好趕六點的約…」他笑著,真不曉得他何時被小花帶壞的。
「希望你別被學妹抓包才好…」
一個早上,我的腦子又是昨天的夢,好險今天見網友的是仲明,而不是小白,不然可能真要洛全家過去保護他了。

我一個人回到家時,媽媽正在弄下午茶。
「媽,我回來了…」走進門,我看到媽媽正在廚房忙著。
「青蛙啊!今天叫大家早點回來,我要煮大餐給你們吃,記得叫那個女室友也回來啊別一天到晚住男朋友家啊…」
「嗯,我知道…!」
小白從房間走出來,抓著一件外套,緊張的就要出門「你要去那啊?」 
事情發生後,我們約好,要去那裡,至少得跟一個人報備。

「linda出事了,好像被什麼嚇到……」他抓著一張紙「我順便把上次失蹤人口的單子拿去貼!」
「喂~小白……」又來不及拉住小白,我攤在沙發上,惡夢,不要成真…
時針指著六點,我們三人,阿達,我,跟媽媽,待在家,等著他們回來。
「好慢,青蛙啊,你再打電話給他們兩個,還有那個女室友…」媽媽喃喃自語的念
「女室友?」阿達瞪大眼「什麼女室友?」我從他的眼神中,看到恐慌。
女孩子這個名字,如今成了我們五人心中的怪物,所有不認識的女人,我們連想也不敢想。
我拿起電話,才想打給小白,就接到他的來電「喂~小白,你死那去了啦…」
「喂!青蛙,幫我到我房間拿換洗衣服,我……」
「你怎麼了?」
「我在國軍醫院,剛要來找linda的途中,出了點小車禍,要住院…」
「車禍?你怎麼會出車禍??你騎車不是一向很小心嗎?」
「這個等你們來,我再解釋…盡快……」
掛上電話,我拉著阿達,抓著鑰匙,就衝出門「媽,等回仲明回來,告訴他,我們在國軍醫院,叫他給我飆過來。」
陳仲明,什麼時侯了,見什麼網友?

國軍醫院裡,漫布著濃濃的藥水味。每個人都忙的焦頭爛耳,看起來似乎是今晚有不少意外。
到了病房時,LINDA就坐在小白旁邊,另外,還有一個讓我們熟悉的身影。
「教授?」阿達,有點警訝「你怎麼會來?」
「小白是我的學生啊~」他推了推眼鏡「已經失去小花了…現在又……」
「你怎麼會出車禍啊?」我不解的看著小白「你騎車的龜速竟然能出車禍 ,太離譜了吧!?是被人撞嗎?」

「不是,是我自己犁田的…」小白解釋著,情緒似乎還穩定不下來「我以為,我看錯的……」
他抬頭看了看了看linda, 想支開她的樣子。「 linda去幫我買一下綠茶好嗎?我渴了……」
我們一群人看著linda走出去,又緊張的問著。「到底是怎樣?快說咩……」
「我下午出門時,天色還不會很暗,等到我快到linda家時,開始下雨,我就騎的很慢…真的很慢,可是…卻出了車禍………
正確來說應該是我撞到一個人……」他說到這,卻打住了。
「怎樣,然後呢???」
「你是撞到什麼?怎麼會自己一身傷…」阿達苦笑。
「有一個女生,突然衝出來…唔…我…我知道這樣很對不起那個女生,可是我趕著去找linda,
而且,雖然我撞到人可是,我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我會撞到人…那條巷子沒什麼死角的,就算有,
也是只有一條小小的防火巷,我起初還不懂,為什麼有人跑出來,我會沒看到…」
「可是我真的趕時間,我離那女生沒多遠,可是她一直沒抬起頭,車禍已經嚇死我了…我一直叫問她有沒有事,
她只是蹲在地上…唔,就像我們上廁所的姿勢。」
小白又抓著頭髮,「馬的,她不抬頭,我根本也不敢扶起她。後來,她一直蹲著。
我覺得怪怪的,看她好像也沒擦傷…轉頭就飆著從另一條巷子落跑了……快到linda 家時,
有一個紅綠燈,我滿腦子都是剛剛那個女生有沒有怎樣…結果………」
結果?? 醫院的寧靜,更加深了我們的恐慌。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