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七)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七)
<<~~~承上篇~~~>>
--------------------------------------------------------------------------------------------
將手機放回原處,可能,過幾天,他父母就會來收到的遺物了。
「你在小花房間幹嘛呀?」阿達探頭進來,「準備好了吧?」
「我隨時能出門,等會去一下警察局……」
「幹嘛?」
我拿著日記,在阿達面前晃著,「有可能,是裡面的人.......對小花…」

在我們一群人還沒從小花的死中得到一些警示前,我們還是安慰自己這不過是個兇殺案罷了。
「我們來寫一下這些天的事,記得多少的人,就多講一點…」阿達拿出筆,在餐廳裡小聲的的說著。彷彿,就怕有人會偷聽似的。
「小花是三天前死的,法醫應該是不會錯的…可是,怎麼會在四樓呢?」小白又抓著頭髮,我想這是他的習慣動作吧。
「房東不是說,四樓的女生,很久打電話回家…所以他才」我的一顆心臟不停跳動,因為突然想到昨天,我才聽到…
「對了……我昨天,聽到四樓有聲音……」
「聲音?什麼意思?」阿達瞪大眼「難道住四樓的剛好這幾天回來嗎?那她會不會曉得是誰對小花…?」
仲明低著頭,粗魯的咬了一口牛肉「怕就怕,不是人做的…」
我們四人在餐廳,冷氣彷彿就快冰凍我們。
「三天前,我還在聽小花說,他要到她女朋友家了…他這陣子一直跟他女朋友………
他老是說她長的很好看,有的沒有的…可是我也只有在昨天才看到她……而且也沒看清楚頭髮都遮住臉……」
講到這,我突然打住,他女朋友怎麼在這時出現?
「昨天?有沒有搞錯?」小白又抓著頭髮,他似乎是忘了我有告訴過他,我在廚房看到小花女朋友,小白不停咬著下脣
「那你看到的是誰啊?小花三天前就死了,他女朋友沒事來我們家煮宵夜幹嘛……」
又面對一片寧靜,事情的很多不可思議,伴隨小花的死,顯的更令人畏懼。
「我不知道………」我低頭,真的不知道…
「喂!仲明,你怎麼了…?」阿達看著仲明,搖著他的身體「你身體好冷……沒事吧?」
「我..................」仲明兩眼空洞,嘴脣顫抖著「怎麼辦…我昨天,半夜上廁所時,還在廚房跟那位女朋友講話……怎麼辦?怎麼辦?」
「你們說什麼??你沒說了什麼吧…?」阿達用力的搖著仲明,因為他看起來就像快昏了
「我…我在旁邊泡牛奶,她跟我抱怨…小花,有另外的女朋友……然,我說……」
「說什麼?」我們簡直快急瘋了…
「我告訴她,叫她別傷心…沒有小花,還有我,我可以陪她……」仲明尖叫起來,眼神變的讓人覺得噁心。
「幹!走啦!」阿達起身,扶著仲明,步伐緩慢的走著。
「去那?」追向前,要去那?現在連回家都怕。
「找人幫忙啊!不然我們要在這等死嗎?」阿達轉過頭,總算發揮他哲學系的理智「該死的,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我們到了小花系上教授家,因為聽說,他認識一位專處理這樣事情的人。
花了好長的時間,我們終於將全部的事講完,教授眼角還泛著淚水,「我去換個衣服,待會帶你們去」
「我怎麼覺得他好面熟……」我問著小白。
「廢話!你偶爾會來我們系吧!總該有讓你遇到的時侯啊!」
「是嗎………」我站起身,有一種莫名的感覺,一直很想跟著教授進房。
「你幹嘛?」小白拉住我,「在這等就好啦……」
「我上廁所……」
教授家的廁所很大,大的讓人快窒息。我以最快的速度上完廁所,洗手時,手邊一堆未洗的衣物,卻給了我莫名的熟悉感。
奇怪,是那裡不對,我怎麼覺得,這些衣服,看起來,就像在那……
「好了沒啊?青蛙,仲明快不行了…」小白走進來,看到我對著衣服發呆「你幹嘛?」
「沒事…對了,教授結婚了嗎?」因為是小花他們系上的老師,我也不熟。
「結婚了啊~感情可好的咧…」他疲備的指著牆上乏黃的結婚照,「快點吧!」
我們到了他們口中那個人家時,已經很晚了,再差個幾分,就要十二點。
「你們...... 」操著一口山東腔的老人,看著我們,又看著教授「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啊……」
教授又解釋了一次事情,老人於是看著我們,然後又回房間,拿了五個看是符的東西
「這是天命,這些符,治的了標,治不了本,能不能逃過,就看造化了……」
我們五人的心一震,仲明更是開始懦弱的哭起來。
「喂!我們是來找你幫忙的…」阿達氣的抓著老人的衣服「你………」
教授向前,又一陣熟悉感,穿過我心底,奇怪,…
「謝謝你啊…不好意思,學生不懂事……這符,真的很謝謝你…」教授低頭,不曉得又跟老人說了什麼,再下來,我催促我們趕快回家。
事情又不知不覺過了,隨著大家都在忙小花的事中,又慢慢的放下心。也許是真的小花的保祐,所以我們才沒再發生什麼。
我們一群人,全擠在小白的房間,死也不要分房睡,或許人的氣較多吧!這幾天,真的很安穩,仲明也漸漸恢復笑容。
我們都清楚的知道,這件事有很多疑點,可是,不去想,可能煩惱就會少一點。後來我也將日記本交給警察了。
所以,日記本中的KIKI,成了他們主要的調查對象,還有另一位,就是住四樓的女生,既然她在小花出事的那幾天有回來,
那麼,就有一定的嫌疑。我們當然也告訴過警察家裡的事情,與小花生前的舉動,甚至,關於我的夢境,可是,全被打回。
於是我們終於死心,現在能做的,也只有乖乖的,看看,那張符能不能有什麼作用。
我還是斷斷續續的做著夢,必要時,我會要小白在我大叫時,把我叫醒。真的,我恨透那夢境。
發現小花的房東太太,對於這件事,也一直感到抱歉。事實上,這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她甚至拿錢出來,要我們退租,別租這了。
這我們也想過,但是,如果真的躲不過,又能跑到那。
但是當我想到發現小花前的那個夢,小花拿著行李,催促我們快搬,難道,真的是房子有問題嗎?

神的是,我媽不曉得從那打聽來的消息,知道小花的事就算了,還發現了不尋常。
出事後沒幾天,她就大包小包的,帶著行李過來找我。本來她是硬要我休學一陣子,
書慢慢唸也沒關係,不過這樣丟下室友們,好像不大對。
最後我們五人,死守這公寓,加上媽媽,這麼多人,應該不用怕了…特別是媽媽帶了一堆法寶,
什麼符咒的,什麼神物的,全都來了。我們當然歡迎,死馬當活馬醫,也許真的能躲過也說不定。
就在大家稍微放心時,警局傳來一個消息。小花的死亡原因出來了,根據法醫的判斷一開始,
應該是待在櫥子裡,沒有空氣,漸漸窒息而死。但令他們不解的是,為何小花的表情會如此掙擰,最後,他們將這怪象歸為生理反應。
生理反應,是什麼呢?我們無奈的笑著,因為沒人相信我們。
如果KIKI要殺小花,何必帶他到四樓呢?警察說,行兇的地點,就是這裡。
並不是在別處行兇,才到這棄屍的。幹嘛大費周章?
如果是四樓的女生,那也許比較可能吧!或許小花獸性大發,跑到四樓找女人…結果反而被做了…
唉!

「發什麼呆啊?青蛙…來,這我幫你們煮的豬腳麵線…」媽媽端了一大鍋麵線,
放到客廳桌上,我卻想作噁,我已經一連吃了一禮拜了。
「媽………」我低頭,真的吃不下。
「這可是你媽昨晚熬了好久的耶…拜託…吃一下啦~~」媽媽笑著,轉身準備去叫其他室友…
「對了…青蛙啊~你們家是不是住六個人啊?」媽媽對於我們這的住戶,一直不太了解
大家都忙著作業,程式,碰在一起的機會不大…所以,她也沒仔細看過我的室友。
「之前是六個啦…不過,現在少了小花…」我端起一碗麵,才想大口吞下去。
「五個嗎?」媽媽轉身,看著我。「可是我……」
「怎樣?」我的麵還沒下肚,緊張的看著媽媽…
「可是我數來數去…加上你,是六個耶…」
「媽,你該不會連自己也算進去了吧?哈哈」我笑著,這種事媽媽常做
「死小孩,你老媽雖然有老花眼,但絕對不會看錯…我很會認人的!」
「是嗎?」我又笑著,有時侯跟老媽說話,壓力就全不見了。
「對啊…」老媽將一大把向日葵插入花瓶「不然你告訴我,這幾天半夜,我起來看豬腳好了沒時,
那個也在廚房弄宵夜的女生,是誰啊?還是他是你室友的女朋友??
麵線與筷子停在半空中,我抬頭看著媽媽「媽,你剛說什麼,你再把這幾天看到那個女室友的事,告訴我一下好嗎……」
不敢驚動媽媽,我乾脆告訴她,那女生真的住在我們這,與我們共處!!!
事實上,真的是這樣,不是嗎?只是我們一群人一直沒勇氣到廚房,到了晚上,大家更是聚在一起,就連上廁所,也得抓人一同去。
真的夠了,神經緊張的過日子,把每個人都搞的喘不過氣,現在又發現這個事實。
「啊我就大概一點起來,看了一下悶燒鍋裡的豬腳,一轉身,就有一個女的,站在我面前,低著頭,
叫了我一聲阿姨,我那時很想睡覺,也沒多理她,就回房間了!本來我一直想找她,怕她以為我不理她,人難相處,
怎麼你室友是夜貓子啊?白天都在睡覺嗎?」
「媽………」我看著媽,很想告訴她,可是這陣子她為了煩我們的事,已經多了好幾根白髮了
「她,她有時侯…會住男朋友家,所以…很少回來…」我解釋著。
「這樣啊…」媽媽點點頭,轉身又走到廚房。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