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六)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六)
<<~~~承上篇~~~>>
--------------------------------------------------------------------------------------------
手機接通,可惜小花沒把手機帶走,留在他床上震動。
「怪不得都找不到人…」仲明念著「算了,我們在去沙發睡覺好了,搞不好,明天一早,他就會踹醒我們了…哈哈哈…」
「不好笑,陳仲明……」我嗅著空氣中的味道,小花的房間,比我們每個人的,都多了一份濕氣,不難聞,可是卻令人喘不太過氣。
「我回房間了……」
回到房間,還沒兩點,天色又開始暗了。
奇怪了,明明就大白天,怎麼一開始覺得採光佳的公寓,這會卻成了暗房似的?
我又沉沉的睡著。
沉睡中,我又聽到房門被打開的房間。睜開眼,小花站在我面前。
「靠!你想嚇死我啊…」我坐起,發現身體有點沉重。
「我要回家了,以後不會回來了,我要搬出這棟公寓,你們也快搬吧…」
「為什麼?」我乾脆站起來與他平視,卻注意到門口有人站著。
小花又沒回我,走出房門,等我追出去,卻只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
馬的,難道我又在做夢嗎??
刺耳的警笛聲響起,這會我真的坐在床上,而面前死命搖醒我的,是仲明。
「起來啊!幹!青蛙,你睡死了啊…」仲明粗魯的搖著「出事了啦!」
「啊…?」我揉著沉重的眼「什麼事?」
「找到……找到小花了....................!???」
我走到陽台,往樓下一看,兩三台警車,還有一個蓋白布的東西。
當然,也有房東太太。
我轉頭看而看了看仲明「發生什麼事了…?」我心底是有底了,只是不敢相信。
小白走進來,眼眶紅著,身子顫抖著「醒啦?剛叫你叫半天叫不醒,還以為連你也掛了………走吧…去看小花吧……」
阿達走在最前面,我們一群人跟在後面,腳步沉重的走著…
大門口被黃布條的警戒線,圍的亂七八糟,週圍還有一些三姑六婆。然後,我看到房東太太,與二樓的阿姨。
「你也是江穎的室友嗎?」一位瞇著眼的胖警察,看著我問著。
「對……」
「剛剛你室友已經確認過死者了…江穎,彰化縣人,二十二歲……」
警察拉拉喳喳的說了一堆,我卻覺得頭愈昏。
「三天前晚上你人在那?」他又問著。
「三天前??」有沒有搞錯,昨天他女友還在煮宵夜。
「對!初步判斷,大概是三天前遇害…」我轉頭看著小白,他給我一個"沒錯"的笑。
那昨天,在廚房,跟我打招呼的人…是………?為什麼一直出現在我們家呢?
「呃!楊先生,這三天的你所做的事,麻煩你清楚的交代一下…」胖警察對著這棟公寓的所有住戶,開始進行偵測。
「這…我那記得這麼多啊…這幾天我忙公司的事忙的焦頭爛耳,我那會記得,我那個時侯在那,那時侯都待在家,
況且,這三天,我一直加班,回家的機會根本不大。」
「那9月30號那天晚上呢?你人在那?在家嗎……還是在加班?」
「這…應該是吧!」楊先生皺著眉「那天我好像忙的特別晚,一兩點才回來…你如果不相信,
我可以把我的上下班打卡時間表給你看!」他緊張的解釋著「
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他看了看白布,退後了一步「我只曉得二樓好像有新的房客搬進來!根本就不認識!」
他看到阿達,突然愣了愣「要說認識…也指有他,前些日子,我在地下室,為了停車的事跟他起了一些爭執…」
他咬著牙,「最近的學生真是……」
「馬的!死禿子!你說什麼…」阿達氣的衝向前,抓起楊先生的領子,作勢想揍人。
小白在後面拚死命的拉著咒罵「現在不要鬧事啦……」
「那你呢……」警察轉頭問著二樓的阿姨「三天前,人在那?」
「我!我今天才剛從娘家回來,去了整整一禮拜,你說,我三天前人在那?」她抱著小孩,滿臉憤怒,似乎為了警察驚動小孩,感到不滿。
「發現死者的人就是你吧…」警察看了看婆婆,口氣和緩的問著「為什麼你會沒事跑到四樓?這樣不就侵犯別人的隱私了嗎?」
「我………我是聽說,琇庭很久沒打電話回家了,想說去看看她…」婆婆拭著淚說
「因為按門鈴都沒人來開門,我就私下用備份鑰匙開了門…」
琇庭?琇庭是誰?
「死者是死在櫥子裡的吧!妳沒事去開那個櫥子幹嘛?」
「我進去沒多久,就發現房子有了老鼠,琇庭一向很怕這些東西,我想說,乾脆幫她清一清,
免得她回來時被嚇到,為了趕老鼠,所以才會打開那櫥子…」婆婆說著,身體不停搖晃著。
「喂!」小白向前,「她是老人耶!你懂不懂的尊重啊!不能等她稍微平穩一點再問嗎……」
胖子警察又不知咒罵了什麼,接著說「等會全部的人跟我回警局。
等我們折騰了一整晚,經過長長的拷問後。警方似乎沒有找到一絲頭緒。
沒有可疑人物,卻也沒有比較正常的點。
小花基本上是悶死,但是,卻意外的出現在四樓,為什麼,會在四樓呢?
這個問題,大家心知肚明,卻沒人願意打破。
做完筆錄,我們本來決定要去吃晚餐,可是大夥卻彷彿沒從小花過世的事中清醒。
「你們都不餓嗎?」我也很難過,可是我知道不能這樣。
「你沒看到小花死掉的樣子吧?」仲明嚥著口水「看了你也會不想吃東西………」
「樣子?」我瞪大眼,就算有機會,我也不會想看。
「就像,看過貞子,就像那樣,只不過,他的臉上,多了一個血印,是手的形狀……」
阿達解釋「看的我都倒胃了,那會想吃……」
我低著頭,很猶豫要不要告訴他們我做夢的事,等過一陣子吧!至少把小花的事處理好。
小花的父母來到我們家時,眼神空洞的哭著,兩人對於獨生子過世的事,有的只是悲傷,
而沒有絲亮的憤怒「現在只要兇手快點被找到就好了…」
「兇手?」我問著。也許我一直認為小花是被惡鬼纏身,最後才會送命的。
「對啊,他是從一個放棉被的櫥子被拉出來的,櫥子的設計,只能從外面開關,躲在裡頭的人,是出不來的……」
阿達解釋著,「你知道他在那被找到的嗎?」
我搖頭,我那會知道? 大概是那個什麼琇庭的吧?
「在四樓,我們四樓,就是那個,住高中女生的房間…」仲明又抓著頭髮,
「怎麼會在那呢??那個女生有一陣子沒回來了,鑰匙只有房東跟那女的有,房東沒有嫌疑,難道會是那女生嗎?」
「這.........」不敢相信,我躺在沙發上「怎麼會?」
一切事情太複雜,我們連追問房東詳細事情的勇氣都沒有,只能放由時間過。
「小花怎麼會是三天前過世的?昨晚他女……」我一頭霧水,真的不懂。
「喂!」仲明撞著我的肩,意識小花的父母還在場,這事讓他們知道,不見得有什麼幫助。
顯然他們沒注意到,「那我再回警局處理一些事,住外頭,凡事小心點……」
直到起身送小花的父母到大門口,確定他們已經走了。
「去外面找個地方聊聊……」阿達說著,「整理一下,待會就出門,我沒辦法待在家…快點吧!」
回到客廳,我經過小花房間,好像該為他做點事…於是我隨手將地上雜亂的衣服撿起,撿著,撿到一本書…我拿起看著。
靠!日記??


9/8日
哈哈!我真是天才,一下子就找到這麼好的房子,哈哈哈…沒想到一向不租給學生的婆婆,這麼爽快就答應我了 哈哈
我看著日記笑著,沒想到在日記裡,小花的個性依舊。
9/18 今天在大門口遇到一個正妹,哇,超級漂亮的!身材又好耶~~沒想到我一下子就要到電話了!
真是一掃今天慧慧那個笨蛋,跟我分手的惡耗…真是…沒度量。
9/22 今天kiki打電話給我,說她一個人好無聊。我於是飆去找她,我一直很想到她家,
看一下她,因為聽說她是一個人住,這樣也方便照顧…
日記停了幾天,直到最近這幾天才有寫
9/25 奇怪了~大家怎麼說我帶kiki回來了~冤枉啊~~明明就不是我咩…真是的…
9/30 號 今天kiki終於答應讓我到她家,不過要我矇著眼,真是的……還玩什麼躲貓貓的…嘿嘿,大野狼要來抓小紅帽了…
我吞了吞口水,往後翻,已經沒有再寫。9/30號,那不就是他死亡的時間嗎?
這麼說,難道是kiki幹的?
我不敢往下想,抓著日記,等會乾脆到驚局,將日記交給警察作證據。
正想走出房間,手機的震動聲響起,在小花安靜的房裡,顯的更大聲。
來電無號碼?我接起…
「喂~臭江穎,你懂的接我的電話了…哦…」聲音是一個很柔的調子,柔到我心麻麻的。
「呃,我是他室友啦…!」
「江穎呢?叫他來聽電話……」
「呃…他……」要告訴她嗎?算了,講了又得再解釋一次。
「怎樣啦?」女孩壓低聲「每次都這樣……要找他找不到,現在怎麼辦,人家好怕懷……懷孕…」女孩開始哭著,斷斷續續。
「別這樣啦!我會幫妳的啦……」我隨口回著,沒想到江穎竟然搞大別人的肚子,不是一向很小心嗎?
「嗯…真的嗎……」女孩嬌滴滴的問著。
「嗯,真的,我保證啦……」
「呵呵…那到時我要是生下來,你要當孩子的爹哦…」
「喂…有沒有搞錯…」
女孩似乎收起眼淚,迅速的掛上電話,所以根本沒聽到我的話。怪事年年有,老公也可以亂認?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