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五)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五)
<<~~~承上篇~~~>>
--------------------------------------------------------------------------------------------
「小花????」我瞪大眼,不敢相信「你終於回來了……」
「小花?靠!你知不知道我們找你好久了……」仲明跳起來,「好啊!我不阿到你陽委,我就不是男人……」
「喂喂~」小花跳開「我怎麼了啦?幹嘛這樣……」
「你怎麼了?還敢說,昨晚音樂開的那麼大聲,又跟女朋友在房間吵的要死!你女朋友還讓我不能上廁所…」
阿達吼著。「你女朋友還嚇到linda,你曉得嗎??」
「啊?你們是在說什麼啦?」阿達抓著頭,很不解。
「厚~是要解釋幾次啊……怎麼連當事人也不曉得啊……」仲明白眼,快昏死。
阿達說,他回來剛好早上七點多,看到我們一群人睡在沙發上,才用力的踹醒我們,以為我們全死了!
我們乾脆跑到永點吃早餐,一邊談,語停了,總算多了一點陽光。
「你昨晚跟你女朋友真是吵死了!」仲明罵著。
「昨天???」
「呃,就是這兩天而已啦,其實應該算前天吧!半夜不睡,音樂就算了,你跟你女朋友吵的太大聲,是要跟四樓的女生比吵啊……」仲明說著。
「我?我這兩天都有回家睡,不過我沒帶女朋友回來啊…」
「少來,我還在廁所外等他上廁所,而且青蛙也看到他啦……」阿達說。「唉喲!吵是沒關係,你女朋友還嚇到linda... 」
基於讓他了解,我們又講了一次事情的頭尾。
「我發誓……」小花頭一次這麼正經「我這兩天如果有帶女人回來,我就陽委一輩子…」
大夥人都傻了,天曉得這是多大的毒誓。
「可是那天,青蛙真的有看到你帶女人回來呀…而且,我們聽到的聲音,也不是假的…」
對吧?青蛙?」」仲明說署,邊推了推我,要我的認同。
「呃 ,你說什麼?」滿腦子都是剛的夢境,我的蛋餅一口也咬不下,便別論現在的談話能的專心了…
「喂!你專心點啦……」仲明不耐的念著我,我腦子裡還不停上映剛的恐怖畫面…
這個夢,是在暗示什麼?警告什麼?
還是,只是我想太多呢?

****************************************************************

"好了,我該睡了,十一點半了…"
"唔!又要睡,人家聽的正過癮耶~~~"
"明天再說……"今天的頭更昏了。
"好吧……那你早點睡哦……^_____________________^"
"881"
關上電腦,我聽到,隔壁的小孩,正大聲的吵鬧的。深夜裡,伴隨著陣陣的狗吠聲…讓我不停的發著抖…
快睡吧……


****************************************************************

小花的事情過了幾天,被一堆雜事煩到無法思考的五人,幾乎就快忘了。
仲明仍然不停的忙著程式,而小白與小花同系,整天在弄作業,弄的不見人影。
我偶爾還在學校遇到小白,但就是沒辦法找到小花,一起吃個飯。
那天夜裡,大家所看到的事,大家也不敢提了。說真的,可能得到預期的結果,反而更令人恐懼。
就像仲明常說的,"無知,是一種美。"
我也不想提這件事了,可是,從那天開始,我的惡夢卻不曾停止。
我記不得,我在那時看過那男人,只曉得,莫名的熟悉感。我又在做夢吧!那個男人,
對!就是那個,穿著淺褐色風衣外套,還拿著一束向日葵的男人,從樓下一樓,跑,跑過我們這一層樓,然後,來到幾樓,我看不清楚…
「寶貝~~我來啦~~~」男人拿著鑰匙,迫不及待的衝入門,邪惡的笑臉,看起來就只是想一逞獸慾。
「猜猜看……我躲在那呀~~」男人口中的寶貝,躲在某處,嬌滴滴的應著。
「那我去找妳囉…」男人邊走,邊不耐煩的扯開領帶。
等等!這條領帶,好像很熟悉…
「嘻嘻…你要快點找到我哦…找到時,我會給你獎品哦…」
男人打開一個又一個的門,粗魯的打開每個櫥子。終於,他在一個廁所,找到了女孩…
四周的景色變了,我發覺我待在一個很擁擠的地方,濕濕的,都是水管…
「哈哈…找到你了……」於是,終於被找到,男人大力抱起女孩,想離開廁所…
「等等啦……」女孩跳出男人的擁抱,「有個人偷偷藏在我們家呢…」
女孩愈接近洗碗槽下的排水孔,我的心就跳的愈快…
該死的…這洗碗槽的門也打不開,躲在裡面,為什麼我會躲在裡面?


洗碗槽的櫃子終於被打開…
你為什麼老要偷看我………??
「啊........」凌晨三點,醒的時侯,伴著一身冷汗。
不行,我好渴。走出房間,我聽到笑聲。
我退了一步,這是? 聲音的來源不是小花的房間,而是四樓。
果然如二樓的阿姨所說,四樓的女孩,半夜都在玩。
我走到廚房,發現廚房有聲音,側著身,我很想偷看,可是我應該光明正大的看的!
瓦斯爐打開著,有一個女孩子,站在那…
「我煮宵夜給小花吃…」女孩沒轉頭看我,只是低著頭專心顧著火侯。
何時帶女朋友回來的,事實上,我根本不曉得他今天有沒有回家。
我走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水,好險是人,我吐了一口氣,頓時清醒「真幸福,沒事早點睡呀……」
女孩沒搭理我,只是不停對著鍋中的宵夜一直笑,笑容,卻有點讓我似曾相識。
最近半夜,還是很冷,我披著衣服,沒頭沒腦的到小白房間。敲了門「我不敢一個人睡…」
小白抬頭看著我,他手上還拿著筆,有點累的樣子。「進來吧……」
「你怎麼也還沒睡?」我問著。
「要趕作業,也睡不著…啊你咧?」
「最近一直作惡夢……」
「什麼惡夢?」
我將夢境的內容告訴他,小白一臉錯愕。「怎麼你會做這種夢?」
「不曉得…」我嘆了一口氣,突然想到「linda最近還好吧?」
「不好…」他搖搖頭,「愈來愈嚴重了,她一到晚上就亂想,睡不著,根本也不敢睡
「那還跟我真像……」我笑著。
「最近小花沒問題吧?」我問著,事實上,最近我很少看到他,有的也只是半夜聽到他回家的聲音「他女朋友是不是來了?」
「女朋友?我不曉得耶……他哦,最近好像在追一個女生吧……」
「哇靠,不是有一個學姐了,他還不夠啊!」
「哈,誰知道……」

我們一直聊到天亮的時侯,我不知不覺在小白的床上睡著了。其實,我最想問的,
是他對於之前,那位曾嚇到linda的我們口中小花的女朋友,有什麼反應。
可是我想我們都不願承認,可能之前真的撞鬼了。而我也常告訴自已,我會作惡夢也不過是之前造成的陰影。
事實上,除了之前那件讓人想不透的事外,小花的生活,一如往常,他還是常帶女朋友回來,
雖然,我一直沒仔細看過他口中的她,不過,似乎是個妻管嚴。
我還記得前幾天,我跟小花正在吃早餐,他不停的說著他的新對象。
「你都不知道她超正的!」小花在早餐店,大肆宣揚他的情史。
我低頭吃著蛋餅,無心的聽他說話。
「有這麼完美嗎?」不忍心潑他冷水,可是又不希望他太沉迷。
「是有啦…她蠻黏我的,不過我喜歡啦!不過,跟她在一起,我得很小心的,不要讓她發現,我在追學姐…她好厲害,我做啥,幾乎都知道…」
「我看你遲早會劈腿沉入河底啦!腳踏兩條船…」
「唉喲!別提這,告訴你,她今天終於答應讓我到他家了…哈哈…」小花笑著。
「哦……這樣啊………恭禧」我終於抬頭看著小花,發覺他的臉頰凹陷,就像個吸毒犯
「小花…你是不是太操了?一天兩三個淪流…」我打趣的問。
「靠!你說什麼……???」

那一天晚上,是的,小花沒有回來,無可預知的下一步,正繼續侵襲著我們五個人
小白下課回來時,帶來一個不怎麼好的消息,「小花蹺了一禮拜的課了…」
這或許不是什麼天大的事,不過發在小花身上,的確很令人意外。
小花雖然愛把妹,不過,他有一半的時間,都用在功課上,蹺課,對他來講,就像不碰女人一樣困難。
「他是跟女朋友太HAPPY 嗎?」仲明打趣的問著。
「哇勒,我這兩天才跟他吃過早餐而已,他那來的理由不去上課啊…」我說著
「可是系主任找他好久了,他的作業一直沒弄出來,開學拖到現在…」小白又說。
這下我們三人可傻了,作業可是他的命根,這可比女朋友再重要一點的。
「該不會他一直在睡覺,只是沒起床吧…?」阿達咧嘴笑,外八的走到小花房門口,轉動喇叭鎖「咦?沒鎖啊……」
我們四人乾脆跟著衝進去,最好是別讓我們發現他真的在房間內。
「開燈一下啦!好暗…」仲明念著,小白卻不停的按著日光燈的鈕。
「是不是壞了?怎麼不亮?」昏暗中,我看到小白的臉,有著淡淡的疑惑。
「現在是怎樣?過什麼原始人生活,電燈壞了也不會修一下……」阿達抱怨著,往床看「好亂啊……簡直像恐龍過境一樣…」
小白拿起電話,「我打給他看看……」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