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四)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四)
<<~~~承上篇~~~>>
--------------------------------------------------------------------------------------------
「好啊……」阿達附議,嘴巴都快笑歪了。
「啊,慘了!」阿達突然站起「小白呢?」
「他到linda家睡了…」仲明回著,「怎麼了?」
「沒有啦……」阿達又笑「我是想說阿魯巴時,少他一人怎麼行……」
我們三人飆著小50回到家時,在大門口,遇到小白與linda。
「好像要下雨了耶!」阿達看著他們「幹嘛在門口不進去?」
「沒啦!linda有東西忘在我房間,叫我上去拿!」小白解釋著。
「上來拿不就好了啊?幹嘛不來我們家坐坐?」仲明不解狀況,「好久沒看到妳了耶……」
仲明與linda的感情不錯,畢竟他們之前曾經在學生會一起服務過,小白會認識linda,也是透過仲明。
「不要……」linda死命搖著頭,又看著小白,乞憐似的說「你去幫我拿好不好……」
「唔!好吧…」一群人準備上樓。
linda又抓著仲明的衣襟…「你在這陪我……」linda低下頭像命令的說著。
小白搖搖頭,推著我們,就上樓去了。
「我剛帶她去收驚…」拿了東西,小白打開冰箱,灌著冰水。
「收驚?」阿達不解,
「這個我待會跟你解釋,我先送她回家……」小白笑著,又走下樓。
雨還沒降下,所以空氣中有著潮濕的味道,卻又異常寧靜。於是我們都聽到小白的車開走的聲音。
沒多久,仲明上來,變的跟linda一樣,眼神裡有不難發現的不安。
「你怎了?」阿達說。
「難怪linda嚇成這樣,要是我,我也會去收驚了……」仲明說著。
「到底是什麼事啦!搞什麼神秘?」阿達轉頭問我,「不要不講啦!」
我將昨天的事告訴他,他點點頭。「所以呢?這樣就要收驚啊……」
「對啊!linda的膽子不小嘛…嘿嘿…」我笑著。
「不是啦……」仲明急著解釋。
「那是怎樣?你還有事沒告訴我們?」
仲明沉著氣,「也不是什麼事啦!其實搞不好是她想太多…」
「快說啦!」我急著,這傢伙老愛人胃口。
「昨天,linda不是進小白房間嗎?」我跟阿達點點頭。
「然後,進去後,小花的房間不是很吵,本來linda想睡一下的,可是真的太吵了,笑聲又怪恐怖的,
而且不曉得小花的女朋友在說什麼…所以,她就把耳朵貼在牆壁上,想聽清楚…」
仲明又停下來,看的出來,他稍微在顫抖。
「然後…笑聲就突然沒了,只剩音樂聲……」仲明坐下,用手抓著頭髮說「然後linda覺得,牆壁好像濕濕的,覺得很不舒服。
她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一個女的聲音說……」
「說什麼啦!!!」阿達快急翻了。
「說……妳貼牆壁貼的這麼近…是想偷聽我們說什麼嗎....嘻嘻嘻嘻………」
高雄的雨仍然斷斷續續,雨灑落在客廳的落地窗上,雨點響的大聲,幾乎快蓋過我們三人的呼吸聲。
現在才下午三點,可是天空已經程現灰色,再加上悶雷打個不停,我們三人很不想待在家,可是唯有待在家才能等到小花回來。
「幹!他是何時才要回來,手機又打不通……」仲明跳起來,緊張的吼著。
「坐下啦!搞不到他弄作業弄比較晚啊……」阿達嚼著口香糖,眼神不停飄著。
大家,在緊張什麼呢?最算小花回來了,也不能解釋什麼。
「我還是很好奇……」我疑惑「你們在緊張什麼?只不過是小花的女朋友警告linda別偷他們講話而已啊…」
我看著仲明,仲明的眉頭皺的不成型,「有時侯無知是一種美…!」
「喂~說啦~~~~」
門口有著人踩樓梯的聲音,停在我們門口,仲明興奮的衝出去。「喂....你終於...」
仲明又打住話,停了幾秒,「沒人????」
我們把門打開,只留下砂窗門,所以照理說,聽到腳聲或者人影,是很正常的。
這是為了防止小花看到我們殺人的眼神,臨時逃跑,而才決定把門打開的。
「怎麼可能?」我走向門口,低一看,「地上還有水漬…」
仲明沉著臉,碰的把門關了「我寧願等他自己回來……」
到了六點,我們看著無聊的綜藝節目,每個人都在喊餓。
我的手機卻震動著,看了一下,是小白打來的「喂?」
「喂~你們晚餐要吃什麼?我要回去了,順便買給你們吃……」小白說著,替寒冷的雨天,添了一份溫暖。
「小白!幫我買豬排飯!」仲明衝來乾脆搶走我的手機「你們要什麼……」
雨下的更大了,小白回家時,全身濕透了。
「我去洗澡,你們先吃哦……」小白丟著便當,便走向浴室的方向。
才剛打開便當,便聽到小白在浴室操著髒話「喂!」他用手捏著一塊紅的東西。「誰女朋友的內衣褲啊…?」
阿達抬頭一看,卻開始作嘔「小白,拿回去…影響食慾……」
我盯著炒飯,又渺見小白拿的那套內衣褲,覺得一點也不像紅色,反正像被血染的…有點噁心與血腥。
「早上我上廁所怎麼沒看到?」仲明問著。
「大概沒睡醒吧…小花這傢伙,還留下證據…哈……」小白笑著,走到客廳。坐定後
他才咬了一塊肉,就很暗沉「今天我帶linda去收驚…」
「怎麼說?有說她被什麼嚇到嗎?」我問著。
「沒有…只叫她最近別太接近車子,他沒說……」小白苦惱著「我不曉得linda會被慧慧的聲音嚇成這樣,
要是早知道會這樣,我那天也不帶她來我們家了…」
「小白……」阿達將電視開的爆大聲,「昨天在小花房間的不是慧慧,應該是另一個人…」
「啊?不是慧慧?那是誰?」
「呃........」我說「這就得等小花回來再用阿魯巴拷問他啦……」
「哈哈…」
「而且啊~那女的也太扯了吧!上個廁所上半天就算了,還把內衣褲留在廁所,搞什麼
他們是happy到廁所去了嗎?」
「廁所?」小白問。
我們又將事情告訴小白一次,笑到他快翻了「不會斃到不舉吧!?」
「靠!小白……你就不要讓linda抱怨你……」阿達念著,作勢要把便當的盒子丟過去,氣氛好不容易炒熱,四人總算比較安心了。
「對了,那linda聽到那個女生的聲音的事,你覺得怎樣?」仲明正經的問。
「什麼聲音啊?」顯然linda沒告訴小白。
於是我們又講了一次,總覺得今天一直在解釋。
小白的臉色慘白「怎麼會這樣?」
「我們也覺得很奇,那女生怎麼會知道linda 在偷聽?而且,音樂這麼大聲,應該聽不到的,
linda說,那聲音,好像就像黏在牆壁上一樣,害她昨天晚上一直睡不好…」仲明說著。
「怪不得她昨晚一直翻,我想說乾脆今天帶她去收驚,沒想到她有事情沒說…」小白壓低聲,很失望的。
「我終於懂了…」恍然大悟,終於了解他們在訝異什麼「除非她女朋友有特異功能,不然然怎麼會知道有人偷聽…要不然就是…」
「別說!說了…」阿達打住我的話「等小花回來再問……」
「好吧………」
但是我們一直等,等到一兩點,我們一群人,竟然就醬睡死在沙發上…怪就怪沙發太舒服了…
睡夢中,我彷彿看到小花回來了。門被打開,是的,後面還帶著一個女孩子。
可是很奇怪的是,小花通常都會拉著女朋友的手走路,就算在家也一樣。
我起身,很想探個究竟,小花走進房,那女生卻往廁所的方向……
哇靠!這麼愛上廁所,不會一上又是一小時吧,好!我就在門口等妳…
於是過了不曉得多久,我聽到沖馬桶的聲音,及喇叭鎖被轉動動,開鎖的的聲音…
但是門卻沒被打開,正確的說,只打開一條縫…我停住呼吸…直覺的…然後,一個好淺好淺的聲音
嘻嘻… 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
廁所的縫,我只看到一個紅色的雙脣,血紅般的…說著這樣的話…
我往後跌,那女孩卻打開門…我看到她得眼,一直瞇成血紅的線…我腿軟的想爬離這,可是不知何時,女孩卻早已抓住我的腳…
啊!!
「喂,快起來!」我的臉被打醒時,臉上都是口水,我驚醒,因為我以為那是我的血。
小花?小花怎麼會在這,我看了看窗外,發現已經天亮了,難道說,剛剛是在作夢嗎?
好真實的夢境…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