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三)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三)
<<~~~承上篇~~~>>
--------------------------------------------------------------------------------------------
等我吃完後,也快九點了,我起身,到廚房洗碗,想說乾脆回房間上網哈啦。
轉頭一看,是小花回來了。我驚訝的想去打招呼。
廚房隔著布簾,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帶女朋友回來,應該是要過夜吧!
「慧慧啊?」我隔著布簾問著,小花卻好像沒聽到,進了房間,把音樂開的超大聲。
小花剛踏進房間,下一秒小白回來了,還真巧,搞不好,剛剛他們有遇到,帶著他的女朋友linda,坐在客廳。
開學後,小花變的好忙。應該是說,搬來這,小花成天不見人影。也許是忙著把妹吧?我們都這麼想著。
「禮拜日要不要去聯誼?」一群朋友裡,小白對我最真心,也夠豪派,「s女大... 」
「不要啦!幹嘛每個學校都要認識我這隻青蛙…」我拒絕的回著,又想回房間了。
「網路上沒什麼美女啦!」小白站起,對著linda說「妳先進我房間…」女朋友linda起身,對我笑了笑。
「我知道沒有…」我嘆氣,「可是我不敢啊……」
小白走到廚房,拿了一杯純喫綠,大口的灌著。
「唉…喲…」小白拍著我的肩,眼神卻飄到我身後「怎麼了,我待會就進去了……」
「我……………」從小白房間出來的linda,吞吞吐吐的說著。
linda大眼泛著不難發現的淚水,看的我跟小白一臉茫然。
難不成小白的色情雜誌被linda發現了?
「沒啦…小花房間好吵,大概在玩吧,那女的笑的好大聲,好大聲…」
「聲音?」我跟小白兩人瞪大眼,聲音?
「哦…應該是他女朋友啦………」我解釋著,突然想到可能是慧慧吧?
「是哦…那也笑的太恐怖了吧…還唱怪歌…真不曉得他們在玩什麼……」
「什麼歌啊?」小白拉著她的手,發現她的手在不停在顫抖。
「我不曉得,不過我不想進去了……」linda坐在沙發上,低著頭唸著。
我起身到小花房間,果然聽到女生的笑聲。嘻!嘻!嘻!..........
「小花,聲音小聲一點啦……」我的話還沒說完,突然想到,剛剛音樂不是很大聲嗎?怎麼還聽得到笑聲?
會不會是歌的間奏?不然慧慧也笑太大聲了吧?
我沒得到答案,因為小花根本沒理我。後來linda拖著小白,說什麼也要離開這裡。
我們都知道她很膽小,可是還真不曉得她在怕什麼的?
小白後來到linda家睡了,大概十點時,我看到仲明帶著一包鹽酥雞回來「餓不餓?」?仲明問著。
「不了,我先去睡了…」或許我還在生仲明的氣,所以不怎麼搭理他
說是睡覺,其實,我還游留在網路上。一直到半夜兩點,我關上電腦,準備要睡時,敲門聲響起。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怪聲?」開了門,是仲明。
「沒有!」又來這招,睡不著用不著來鬧我吧?「我什麼都沒聽到!」
「有啦……好像是小花還是小白的房間的……」仲明說著,一臉愛睏。
「什麼聲音??」該不會又是嘿咻嘿咻吧?
「不曉得,不知道是樓上還是小花那的?笑的好大聲,女孩子的,聲音好尖…」
出了房間,我發覺半夜的客廳冷的異常,九月的高雄,這麼冷?
「敢再耍我小心我抓你去阿魯巴…」
「騙你幹嘛?」
先解釋一下我們房間的位置。小白的房間,剛好位於小花與仲明之間,
而我跟另一個室友阿達的位置,則比較靠近陽台,我們中間剛好隔了一間廚房。仲明走到小白房間,準備敲門。
「他去住女朋友家了!」我說。
「為什麼?不是說今天要來住我們家嗎?」他疑惑著。
「不曉得…」我是真的不曉得,為什麼。
仲明又走到小花房門前,仔細聽,雖然有音樂聲,可是真的有人在笑的聲音。
仲明大力的敲著門,「小花,沒事早點睡!不要跟慧慧在半夜玩…很吵啊……」
小花沒有回應,可是笑聲在聽到敲門聲的前一刻,彷彿知道我們來了,突然停止。
仲明不耐煩的操了一句髒話,我想他一定是快被程式搞瘋。
「早點睡吧……」拍著他的肩,我走回房間…兩點多,異常寧靜。通常我睡覺是不開音樂的,因為很難睡。
點了  Break Go, 我呆坐著…
嘻!嘻!嘻!!!!…
小花…來嘛…來嘛…
你離我太遠我抓不到呀……
笑聲又出現,我直覺的躲到被子裡。
為什麼?慧慧的聲音,何時變的這麼恐怖?
我不曉得為什麼隔了一個廚房,我還聽得到嘻嘻的笑聲…
只曉得明天一早,我跟仲明一定會開扁小花與慧慧…
隔天一早,我準備好棒球棍,並與仲明找到阿魯巴的最佳地點,準備在小花出房門時,給他個surprise.
一整晚沒睡,我跟仲明頂著黑眼圈,守在小花房間門。
可惜除了房間偶爾傳來慧慧嚇人的笑聲外,沒有任何聲音。於是我們從八點一直等到中午,仲明終於受不了了。
「我不等了,反正要阿魯巴有的是機會,我要去吃飯了……」他放下手中的利器,轉身要回房間。
我瞪大著眼,因為小花的門被打開了................
「靠!」仲明又轉身,用力的靠著小花的肩說「昨天跟慧慧玩的蠻高興的嘛……」
看起來是蠻高興的,小花一眼疲憊,把他的型都破壞了「下午要到學校弄作業,借過…」
「喂……」仲明伸手想拉回他,這時卻有一隻手出現…
「阿達?」也頂著一臉疲備,幹嘛阻止我們?
「一起吃中飯!」阿遵說著,臉上冒著青筋。
是怎樣?我轉頭想拉住小花一起吃飯,他人卻一下消失了!
哇靠!他今天走頹痞路線嗎?連頭髮都沒梳…
「走吧!」阿達的臉色沉了下來,似乎也是整晚沒睡。
走到二樓時,遇到二樓房東口中的單親媽媽與小男孩。「要出門啊?」提著一包垃圾,
好像要出門倒垃圾。看起來果然是很和善的阿姨。
「對啊…」我們三人應著話,又走下樓。
「對了……」阿姨叫住我們「昨晚有沒有聽到有人在笑的聲音啊?」
我們三人無言,真不知道該怎麼道歉。「阿姨,對不起…」仲明低聲下氣,臉色鐵青。
「對不起?幹嘛跟我對不起啊……」她笑著「你們音樂是大聲了點,以後盡量過十二點就關小聲點就好了啦…倒是哦…」
「倒是?」
「倒是四樓那個女孩啊,叫她別跟男朋友半夜不睡,玩什麼猜猜看的,笑不停…我們偉偉都睡不著…唉」
我們三人傻眼,原來除了慧慧與小花,還有四樓的。可憐的阿姨…該不會,五樓的家庭也被吵到了吧?
選了一間附近有名的快餐店,坐下來後,阿達的臉色總算比較好了。「昨天誰帶女朋友回來啊?」他問著,還是有點不爽。
「小花啊,他帶慧慧回來!」因為慧慧是他唯一承認的,所以我們直覺的認為是她。
「靠!這個慧慧,什麼時侯學會在廁所難產了?」阿達碎碎念著
「我昨天想上廁所,急的要死,她卻死待在裡面不出來!!」
我跟仲明噗的笑出來!「後來你有上到廁所嗎?」
「沒有!我昨天大概回十二點到家!回到家時,小花的房間音樂好大聲,敲他的門,還不理我,真怕吵到鄰居。」
「後來我準備睡覺,要到廁所時,敲了門,結果有人應”是我”,應該是慧慧在上廁所吧!
想說等她好,一等就等到兩點,我不曉得敲幾次門了!」
「後來呢?」我問著。
「後來,我斃不住,就在陽台解決了……」
聽到這,我跟仲明笑的嘴都歪了「有沒有一些新的哲學領悟?」仲明問著。
「陳仲明!」阿達吼著。
三人的點的快餐都來時,我咬了一個炸豆腐,我的週圍突然變暗,好像被什麼遮住似的。
一抬頭,慧慧不知何時站在我們三人旁邊。
「慧慧??」仲明大叫「哇靠,妳終於出來了,你們昨天關在房間關那麼久在幹嘛呀?」
慧慧瞪了我們一眼,「什麼關在房間?我聽不懂!你回去告訴江穎那個白痴,叫他快點把放在我這的東西拿回去,不然我要燒給他了!」
燒給他?阿達雖然很憤怒,不過我看的出來他差點噴飯。  
「你們昨天不是還好好的?還笑的玩耶?這麼快就分手啦?」阿達問著「還有啊!妳上廁所真的很慢耶!害我昨天差點銼出來…」
慧慧的臉色變的很難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啦!我上禮拜二就跟那個豬頭分手了啦!」
「上禮拜他要去載妳來我家那一次?」我問著。
「對啦!他給我偷偷跟學姐約會被我室友看到,死不承認,還罵我沒度量…
最好他就別再繼續花心,不然怎麼死都不知道…」慧慧咬著牙罵著。
原來昨天半夜上廁所的女生不是慧慧啊?這小子,又有了地下情人了。
「那妳昨天沒來我們家?」我問著。
「誰要去他房間啊!反正你回去告訴他,快來把他的東西搬走!」慧慧丟下一句,然後就走了。
「那是誰啊?」仲明問著「雖然他有很多我們不曉得的,但應該會提一下吧?」
「會是會啦!」阿達皺著眉「可是他最近都沒看到人,回到家都關著房間的,也不曉得他有沒有洗澡…」
「今天就在家等他,等到他回來,再用阿魯巴拷問他!」仲明賊賊的笑著。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