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二)

(恐怖故事) 嘻嘻嘻…你為什麼都要偷看我…(二)
<<~~~承上篇~~~>>
--------------------------------------------------------------------------------------------
我回到客廳,將一堆便當丟在桌上。走進浴室,看著滿堆的衣服「可惡,本來要洗衣服的,現在晾了也乾不了……」
我又走回客廳,剛坐下時,大門被打開。我們的大門,跟一般的住家沒什麼兩樣。
最外面有一個裝紗窗的門(為了防蚊子),裡面再一扇門。通常我們會打開裡面的門,
不為什麼,只因冷氣吹起來雖然舒服,久了,卻會有種令人喘不過氣的潮灦襲來,
後來,我們就習慣只鎖紗門,到了要睡覺時,再兩個門都鎖著。  
我為什麼要講這些,那是因為我坐在客廳,就聽到很急的腳步聲。嘿嘿!一定是阿達!
我抬頭看,阿達果然急忙的踏進來,全身濕濕的,嘴裡不曉得在 唸什麼。
你沒帶傘嗎?你不是開車,怎麼會淋濕…」我關心的問著。
「厚!青蛙,你很笨耶!我們學校這麼大,我從系上走到停車的地方,早就濕透了!」阿達走進房間,臉色非常不好看。
我的笨!會讓他如此生氣?
「我們這一棟樓,都住什麼人?」後來他換另一套衣服,走出來時,還到廚房泡著一杯熱可可。
「這!這我那會知道…」一向不主動跟人打招呼的我,怎可能沒事時拜訪鄰居。
「靠!」他突然憤怒的罵著「那禿子最好不要是住這一棟的,小心我下次在門口堵他!」
我無言,等他解釋。
「剛我到地下室時,已經找好了一個位置停車,有一輛車又開進來,硬是要跟我擠同一個停車格…」
他咬著雞腿,似乎還很憤怒「幹!地下室他蓋的嗎?竟然說這是他的停車格!拜託,又沒在分那一層用那裡的停車格的!
跩什麼的!還把我的車刮傷!氣死我了!」
「後來呢?」
「我淋雨已經很冷了,還要在跟他扯,而且一想到車子被刮到…「後來,我要找他理論,他根本不理我……」
阿達氣著回答。
「那你的車沒事吧…?」
「車是還好,這我自己能處理,我氣的是那人的態度,就不要讓我知道他住那!」
「好啦好啦!消氣…」
阿達不語,靜靜的吃著便當,我們終止了談話,我想是因為他正在想如何整那個人吧
小花回來時已經一小時侯了,很奇怪,身邊卻沒有慧慧。手上又拿著電話,掛上時還加了一句髒話”
大家今天心情都不好嗎?
「慧慧呢?」仲明問著,事實上他正專心於便當上。
「靠!那女人…」小花一屁股坐下,滿臉怨氣。
「怎麼了?」小白從廁所走出來,抓著頭髮,顯然剛睡醒「我的便當呢?」
「拿去…」將便當拿給他,我又問著小花「你們又吵啦?」看情侶吵架,我常常有種興奮感。興奮的期待,他們會分手。
「算了……」小花抓起便當,正想往房間走…可是他又轉回來「對了??我告訴你們,剛剛我遇到一個正妹耶…」
小花的口水,添加了房間的濕氣。
「正妹?在那遇到的?」仲明挑眉問著,顯然很感興趣。
「嘿!告訴你們不就沒搞頭了,肥水不落外人田呀…」小花跑到我身旁,「喂!青蛙,如果遇到正妹,你會不會去搭訕?」
「我.................」不想回答,因為樓下那位高中妹,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沒有告訴小花,就怕他知道又一個正妹,又拿來調侃我。
「唉呀!」他笑著「我看你一定不敢去搭訕吧??」小花笑著,我無所謂,因為也被笑慣了。
「而且啊??你們看,電話號碼耶……」他高興的拿了手機炫著。
「搞不好是個援交妹…」小白一桶冷水急潑下「哈哈……」
「小心到時使用者付費哦!!」阿達接著話,一下子氣氛變的火花四起。
我走進房間時,小花不知又罵了什麼,不過我也聽不清楚…
躺在床上,莫名的卻覺得,剛剛幹嘛不搭訕去…搞不好可以打破我二十年來沒女友的魔咒…
****************************************************************

"再說呀,幹嘛打住" living問著。
"十一點半了,我得睡了……" 才剛講到開頭,我就有種快昏眩的感覺。
"厚。。。。。。。。。。。。。。。。人家聽不夠>_<"
"喂喂…妳不怕哦…膽真大……"
"這裡那會恐怖啊…再說一些啦…"
"不行…我得睡了…拜啦…"
"唔…好吧…那你明天大約像今天這時侯上線,我還要聽~~"
"哇勒!不會吧!你還要哦…"
"廢話!!喂!先生,你很不負責哦…都已經答應我了…還想落跑……"
"好啦!!再等明天吧…掰"
我迅速的下線,走出房間,發現媽媽正在唸著佛經。
「媽,我去睡囉………」
「好好……」
平靜,是一種幸福,此時的我,深深的了解這句話的含意…

****************************************************************
 
「我們樓上都住什麼人啊?」下課時,我們在回家的路上,仲明提了跟阿達一樣的問題,怎麼,難道他昨天也遇到那位鄰居嗎
「我也不曉得耶…問這幹嘛?這我那會知道…」怎麼大家都問我。
「唉喲!你最閒了咩…」
「少來…一定有問題,你想幹嘛啊?」
「沒啦!這幾天聽到一些怪聲音.......」仲明嚥了口水,卻打住不說是什麼聲音。
「是什麼聲音啊?」我蹦緊神經的問著。
「就是啊............. ... 」他靠近我,「就是…嘿…」
「嘿?嘿什麼啦?快說啦!」不耐煩的問著,天曉得我有多怕會有什麼怪聲音。
「嘿........咻.........嘿.........咻.......啦!」
我一愣,剩下仲明在大笑。「難怪你會交不到女朋友啦……」
「馬的!」 
仲明的笑聲幾乎快將我逼瘋,回到家,我乾脆關在房間,連晚飯也不想吃了。
我躺在床上,不知為何又想到紅通通的高中生妹,我又失笑…
有時侯,我真的蠻會睡的。像現在,醒來時,時鐘指著八點。
摸著肚子,五藏廟正在火燒屁股,快餓死廟公。走到廚房,我才正想開冰箱,門鈴在這時響起。
應該不是那個王八明好心買給我吃吧?如果是的話,那明天我可能就會把到正妹了!
打開門,我看到房東滿臉的笑「呃…婆婆…?」其實我並不意外,只是突然想到自己穿著一條四角褲。
來不及反應,我又想關上門,婆婆一把又將大門打開「不用害差啦!我都幾歲人了…」
我愣了愣,點點頭「進來坐…」
房東提著好大一鍋的炒飯進門,一下香味四溢。我的肚子跟著狂叫.
「還沒吃吧?真剛好…」房東笑著,我看八成是聽到我肚子的聲音,放下炒飯,熟悉的走進廚房。
我添了一碗公,開始跟房東天難地北的聊起來。事實上,我對於這層樓的住戶,一直很陌生。
「怎麼只有你一人在家啊?」房東問著。
我抬頭笑著「兩個人都到實驗室了,剩下一個到同學家作作業,還有一個,我快一禮拜沒看到他了…」
那個人是小花,最近大概又忙著拐新生,忙到大家想一起喝酒,他總是一句,「我要陪我女朋友啦!」
也許他真的有太多個女朋友要陪,所以實在很忙。
「那一個啊?上次先來找我看房子的嗎?」
「應該吧……」我想婆婆指的是小花。「我們這都住什麼人呀?」
「這啊…二樓是住一對單親媽媽跟小男孩,他們人很熱心哦…」房東太太笑著「有事的話,她們都會盡量幫忙的」。
「醬啊…很少看到她們…」基本上,搬進兩個禮拜了,我只看過一個上班族,應該是公務員吧。
「四樓是住一個女生…」
「女生?一個人住啊?」
「這我也不清楚,好像有一個男朋友吧…常來找她…聽她說,她有一個叔叔,很照顧他…」
「五樓呢?」我腦子裡突然冒出上次阿達在地下室遇到的禿子。
「五樓是一家人,一對夫妻跟兩個小孩…」房東笑問「問這麼多,想看看有沒有對象嗎?」
我的臉一紅,沒想到房東如此勁爆。
「沒啦…」我低頭扒著飯,笑著答。
「住的還習慣吧?有沒有缺什麼啊?」房東熱情的問著,真的讓異鄉的學子感到溫馨
「沒有啦!很好了…」
「那就好,你慢吃啊…我去樓上看一下……」
房東又笑著出門,關上門後,我添著一碗飯,拿起搖控器漫無目的的看起電視。

<<~~~待續~~~>>

-----------------------------------------------------------------------(分隔線)
原創作者:不可考
出處:遊戲基地GAMEBASE

參與討論

谷騰 Gooden ©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絡我們